2015年5月

如烟

“七岁的那一年 抓住那只蝉 以为能抓住夏天 十七岁的那年 吻过她的脸 就以为和她能永远” 北京的今天冷极了,五月份最冷的一天吧,8°C,又是一个雨天。 一个人窝在家里,暗暗的房间,不想开灯,“据说下雨天,巧克力和音乐更配哦~”,或许是“感伤和音乐更配”吧。杂七杂八的听了大半天的歌儿,一瞬间被这首《如烟》给抓了一下,嗯嗯,又来聊时间了。。。 我总是在观察时间,感慨时间,却始终没有找到一个方法能让我心安理得的去使用时间。 时间从来都不偏袒谁,永远都是不急不慢的走着,把该带来的带来,该带走的带走。有时候觉得它像是一条传送带,把一些东西送到你的眼前,再把一些东西从你的身边带走,没有感情,冷冷的,不献媚,不强求。只是有时候人会有些偏执,摆摆手退回了新来的东西,回头把已经过期的东西抱的更紧。时间永远不会在意,不会在意你此刻开心还是难过,期待还是错失,偏执还是迷茫,它总是从你面前经过,留下些东西,带走些东西。 人们总是格外在意已经拥有即将失去的东西,而对新的东西视而不见,是呀,陪伴了好久,已经沾染上了自己的味道,像是林夕歌词里写的那样,“千金不换,它已熟...